2012年10月16日 星期二

在交通高峰期的百老汇

当我在交通高峰期在百老汇上走路,看见路过的人群,这意念就令我灵里彷彿被雷劈:「几乎每个走过的人都会下地狱。」

我知道这意念也许听来很严厉,或自以为是。你或许会想:「其中的一些路人一定认识主。群众当中一定有许多人见过或经历过某种宗教。」

我每走过一个街区,就再次受这意念衝击:「他们灵里迷失。他们将会在永恒里与主隔绝!」最後,我极力以这意念安慰自己:「但我们的教会见过数以千计的人归信主。时代广场教会是纽约市会众人数最多的教会之一。」

有些事情还是令我耿耿於怀。我必须向主承认说:「父神啊,我并没有像从前一般有负担。我没有像初来纽约市时一般哀哭!」

1958年,我们俩夫妇住在宾州的腓力斯堡(Philipsburg, Pennsylvania),该城的人口约1,500。当时,我会走到家附近的树林去,为纽约市的灵魂哀哭几个小时。我拥有一部绿色小房车;我每週都驾车去该城传道,且在长达叁个小时的车程中哀哭。

如今,我在Mark Hellinger 戏院,即全地最富丽堂皇的戏院之一证道。然而,我不禁思索,究竟有多少会众和读者走在百老汇上时也会有此同感。我必须停下来扪心自问:「 你何曾为灵里迷失的人哀哭?你还会带著主的负担向他们传福音吗?」

你会与同事们一同工作,向邻人问安,与尚未得救的亲人谈话,而从不关心他们的灵魂吗?对於灵里迷失的人并渐渐沦亡的世人,你再也没有负担要向他们作见证,传福音吗?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的带禾捆回来。」(诗12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