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预备出去迎接祂

「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对他们说:「父凭著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 们可以知道的。」…说了这话,他们正看的时候,祂就被取上升,有一朵云彩把祂接去,便看不见祂了。当祂往上去,他们定睛望天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身穿白 衣,站在旁边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麽站著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祂怎样往天上去,祂还要怎样来。」」(徒1:6-7, 9-11)

主召集了那些被拣选去看祂升天的人;「耶稣和他们聚集…」(徒1:4) 主亲自召集了120人到橄榄山上。我想他们对所要发生的事,一无所知,难以领会。祂为要回到父神那里去,而极力预备了他们的心。祂说过:「是因我往父那里 去,你们就不再见我。」(约16:10) 有限的心灵怎能明暸这些话语呢?这是主曾经警告过的:「你们听见我对你们说了,我去还要到你们这里来。你们若爱我,因我到父那里去,就必喜乐…」(约 14:28) 。 他们说:「祂说等不多时,到底是什麽意思呢?我们不明白祂所说的话。」(约16:18)

正如主在离世前召集了门徒们,主必为著祂的再来,而再次召集祂的子民,预备我们。然而,我们会明白吗?神已得著了一批子民,但在祂再来的前夕,祂必 同样召集他们。其实,祂如今正在这样做。这件事正在发生在时代广场教会、美国各地、中国、欧洲、波兰、以及苏俄。大团小组的人都会因著圣灵的呼召,而为要 「出去迎见祂」而聚在一起。他们已听见角声!他们都听见了这样的呼声:「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祂。」(太25:6)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主释放了我们 by Gary Wilkerson

请想及这些蒙福的事情:向主亲密的祷告;阅读祂奇妙的道;欣然传福音。这些奇妙的行径都会带来既喜乐,又满足人心的生活。然而,我们往往会把它们看 为既艰辛,又责任性的劳苦。我们这样一来,就忽略了「如此伟大的救恩」,既绝不失败的救恩。你要明白,即使我们失败,新约也不会。保罗说,真理会释放我 们,而不是辖制我们。

「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僕的轭挟制。」(加5:1) 保罗透过全卷书信向信徒问道:「你们为何回到著重行为的旧约去?这系统只会重新奴役你们。你们领受了新约,就会因而得释放,好让你们能存著完全的自由去爱和服事神。」

保罗给加拉太的信徒阐明了这件事,说福音必透过恩典,藉著圣灵赐予我们能力。但是,加拉太的信徒却透过行为,来活出福音。祂们深信:「若我这样做,就蒙福;否则,就受咒诅。」

我们也许没有自知之明,往往会同样这样做。我们的态度就是:「我会极力遵行神的诫命,好让祂祝福我。」然而,神却透过新约相反的说:「你试图遵行我 的诫命之前,我已赐福给你。我也知道你无法完全的持守我的道,所以我必赐你能力,好让你能靠著圣灵来持守。你行事为人的能力是源自我的恩典,而不是你自己 的力量。」

这就是福音的中心思想:神必成就万事!因此,我们都奉命要「越发郑重所听见的道理,恐怕我们随流失去。」(来2:1) 并不是指我们要更著重守规条。我们反倒要著重那释放我们的福音恩典。

2014年10月18日星期六

慈悲的心会感染他人 by Nicky Cruz

「耶稣出来,见有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可6:34)

我们的事工曾经与挪威奥斯陆一家大的路德会教会同工。愿意帮助我们的教会不多,这是其中之一。他们的青年人深深的向主委身,但却对我们传福音的方法 感到惊讶。欧洲的信徒都很安静和谦卑,且不会分享他们的信仰。在街头或社区中传福音会令他们感到很不自在。起先,他们不肯与我们一同去,但不到数週後,我 们无法拦阻他们。他们对传福音大发热心,确实对拯救灵魂著迷了。

他们许多人为要帮助我们,每早晨要坐两叁个小时火车,且很晚才回家。然而,他们不厌其烦,渴望能从纽约的青年人身上更多学习。他们得知我们的年青人许多曾经是帮派分子和吸毒者,便难以置信。他们都因主曾经和继续在他们身上的作为,而大为震惊。

然而,最吸引他们的就是我们的青年人对别人真诚的慈心。有人感痛苦,我们的青年人就会拥抱他们,与他们一同哀哭祷告。每早晨,他们都会在教堂里祷告 敬拜,以作开始;路德会的青年人都趋之若鶩。我们的青年人彼此散发出的爱心,是他们前所未见的。他们很快就感染到那种兴奋的心。在这些与我们同工的人心 中,这等心态有如燎原的星火。

我们的佈道事工完毕时,挪威的青年人都依依不捨。双方的青年人彼此相爱,在我们上飞机前哭了几个小时。我们的青年人都透过这旅程得了毕生的朋友,且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力。

这就是慈心的荣美和特徵。是人性最可喜,和感染他人的情绪之一。这是无法假冒,其影响力难以解释的;然而这也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大能!。

__________
Nicky Cruz(历奇‧寇鲁士)既是一位国际知名的佈道家,又是一位多产的作者。1958年,他於纽约市遇见了大卫‧玮克森(David Wilkerson)牧师後,便离弃了暴力和罪案生活,且归信了主。玮克森牧师的著作十字架与弹簧刀(或作虎穴亡魂,The Cross and the Switchblade) 和他本人最畅销的著作逃都先後记载了他戏剧性的归主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