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3日星期四

一點麵酵

保羅問加拉太的教會說: 「你們向來跑得好; 有誰攔阻你們, 叫你們不順從真理呢? 這樣的勸導, 不是出於那召你們的. 一點麵酵能使全團都發起來. 」(加5:7-9)

保羅在這裡是指一種心態, 一種信念, 或神學上的論點. 他實在問道: 「你們在全然領受主的恩典上有何阻礙呢? 你們曾經做得好. 我知道你們恒常禱告, 慇懃行善, 可是有些事情是不對的. 我再也看不見你們長進了. 你們反倒退步倚靠你們自己的血氣. 我沒有像從前一般, 感受到你們主裡的香氣. 你們的確據, 清晰的思想和異象一概不翼而飛了. 你們受攔阻了.

究竟甚麼令你們落到這種光景呢? 無論如何, 讓我告訴你們, 是神. 其實, 我感到你們裡面有酵, 即某種妥協的心態. 你們堅持某些事情, 以致受困擾了. 因此, 主和你們起了爭議. 請告訴我, 為甚麼呢? 」

如今,我認識許多曾經被神大大使用的信徒. 他們都是專心致志, 恒常禱告, 篤信不疑的聖徒. 可是, 他們不知怎麼樣的受了攔阻, 以致無法領受主豐盛的恩典.

他們包括一些我所認識的牧師. 他們在與主同行上曾經連連得勝. 可是, 有些妥協的事情令他們漸漸與罪為伍. 往往, 那攔阻人心的麵酵就是某種纏累人的罪惡.
保羅問這等人説: 「有甚麼事情呢? 你們在領受主的恩典上受了甚攔阻呢? 有甚麼麵酵潛了進來呢? 」

保羅總結時警告了加拉太的信徒説: 「一點麵酵能使全團都發起來. 」(加5:9)

2015年9月2日星期三

聖潔的確據

保羅滿心確據, 對羅馬的教會說: 「我也曉得去的時候, 必帶著基督豐盛的恩典而去.」(羅15:29) 他因與主同行, 而存著聖潔的確據. 他宣告說: 「我因此自己勉勵, 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徒24:16)

保羅實在説: 「我的一生在主面前有如打開的書卷. 我心中沒有隱藏罪惡, 衪和我沒有爭議. 衪賜給我源源不絕的啟示, 以致當我向你們証道時, 你們聽不見人的話語. 我所傳揚的道既不死板, 也沒有充滿高言大智的道理. 你們所聽見的都是神對你們的心聲. 」

你們要明白, 主豐盛的恩典不大關乎物質. 當然, 我們必須看 健康和世上種種的資源為神恩手所賜的. 然而, 保羅在此論到更大的恩典. 根據希臘文, 他所用的「恩典」是指「神的稱讚」.

總之, 基督的恩典是指在生活上討主喜悦. 就是從聖靈得知, 神看著你的一生, 便説: 「我喜悦你, 我的兒子, 我的女兒. 我們之間的相交和關係毫無隔閡. 」

希伯來書的作者這樣歸納主豐盛的恩惠: 「但願賜平安的神, 就是那憑永約之血使群羊的大牧人我主耶穌, 從死裡復活的神, 在各樣善事上, 成全你們, 叫你們遵行祂的旨意, 又藉著耶穌基督在你們心裡行祂所喜悦的事; 願榮耀歸給衪, 直到永永遠遠.」(來13:20-21)

我喜歡與過著這等主內生活的人交往. 他們帶著因親近主而有的香氣. 這些信徒像保羅一般, 按著神的旨意對今生感到不滿. 他們渴望與主同在, 越發親近衪. 他們常常談及主, 且表露出衪慈愛和聖潔的心.

2015年9月1日星期二

被神豐盛的恩典所充滿

「我也曉得去的時候, 必帶著基督豐盛的恩典而去.」(羅15:29) 保羅寫了這些話語給羅馬的信徒. 他實在對他們説: 「毫無疑問, 我和你們的見面將會是充滿著神豐盛的恩典. 」

使徒這裡的話語暗示了每個信徒必須知道的一些事情. 也就是說, 主所賜的恩典是有各種份量的. 有些信徒會全然領受恩典; 這就是那目標. 神要我們大家都全然領受主的恩典. 然而, 有些信徒卻僅僅會領受一小量的恩典.

保羅透過給以弗所信徒的書信敦促每個人都要充份追求這恩典. 他說: 「我們各人蒙恩, 都是照基督所量給各人的恩賜…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 認識神的兒子, 得以長大成人, 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 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 充滿了你們.」(弗4:7, 13, 3:19)

請注意這些經文裡的詞句「一切所充滿的」. 根據希臘文, 保羅這裡是指「完成艱巨的任務, 得以充份的得蒙充滿. 」那就是神給我們的任務: 在生活上追求主豐盛的恩典.

保羅在此又補充説: 「一主, 一信, 一洗, 一神, 就是眾人的父, 超乎眾人之上, 貫乎眾人之中, 也住在眾人之內.」(弗4:4-6) 總之, 聖父, 聖子如聖靈都住在祂的眾兒女裡面. 主應許過: 「我們必臨到, 且住在你們裡面.」(參看約14:23). 保羅闡明, 我們大家同樣可以得著主. 所以, 我們都有同等的機會來領受祂越發加增的恩典. 的確, 我們的生命都應在保羅所謂「基督豐盛的恩典」上繼續不斷的加增.

請思量主在保羅生命裡不可思議的恩典. 他從主個人領受了啟示. 他説主親自向他啟示. 當然, 保羅知道他還沒有達到完全. 但是, 他也確知主的恩典在他的生命裡暢通無阻.

2015年8月31日星期一

旁觀者 by Gary Wilkerson

我們身為神家裡的人, 都會聚集在教會裡, 敬拜, 歌唱, 聽道和奉獻. 可是, 我們若不小心, 就會在主內的生活上變成旁觀者. 往往, 我們看見人家犯罪, 不但沒有幫助他們脫離罪惡, 反倒私下希望他們會束手就擒. 他們這樣子, 我們就會感到自己理由十足, 心中想: 「我早就知道. 那人總是有點不對勁. 」

我們為甚麼會這樣子呢? 也許是因為我自己有罪咎感. 我們在生活上都有一些可被人丟石頭的地方. 其實, 那些法利賽人(參看約8:3-11)大可以從群眾中拉任何人出來, 給他們丢石頭. 現在, 人們會透過社交媒體 而批評別人.

主的道路卻不一樣. 「耶穌就直起腰來, 對她説: 「婦人, 那些人在那裡呢? 沒有人定你的罪麼? 」她説: 「主啊, 沒有. 」耶穌說: 「我也不定你的罪; 去吧; 從此不要再犯罪了. 」(約8:10-11)

我身為傳道人, 喜歡這幾個字: 「我也不定你的罪. 」主並沒有定她的罪. 祂所作的頗為激進. 如今, 祂還是如此; 祂吩咐我們每個人都要悔改, 説: 「我也不定你的罪. 」然而, 當主對宗教領袖們說: 「我有許多事講論你們, 判斷你們, 但(我不會). 」(約8:26), 祂是更為激進的. 嘩! 聽起來, 那是侮辱, 但主其實有一列的事情衪大可藉以定他們的罪. 如今, 祂對我們也同樣有一列的事情. 然而, 祂不但沒有這樣做, 反倒説: 「我也不定你的罪. 」

那是何等令人驚異的一個時刻. 這是顯明 神的恩典是出於衪的大愛; 「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 」(羅5:8)

2015年8月28日星期五

無聲的吶喊

我們從馬可福音第7章讀到主醫治那聾子之前, 「望天歎息」(可7:34). 這裡的歎息是指人可聽見的唉哼. 可見, 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發出了源自內心的唉哼. 當然, 那人無法聽見, 因為他是耳聾的; 然而, 這唉哼是關乎甚麼呢?

我讀過許多有關這情景的解經書. 然而, 它們都沒有論到我認為聖靈給我們的話語. 我深信主當時仰望上天, 與父神相交. 衪為著兩件事情, 而心中静静的哀哭. 第一, 祂看見了這人的光景. 第二, 祂因看見如今許多人, 尤其是年輕人的心結而哀哭.

關於當時和如今, 主有何看見呢? 祂從這聾子和如今許許多多人的心中聽見甚麼呢? 衪聽見了無聲的吶喊. 衪聽見了壓抑在心中, 難以表達的呼喊. 當時, 主親自發出了無聲的唉啍, 代表了那些無法呼喊的人.

請試想, 這聾子何常因沒有人明白他, 而在晚上哭著入睡. 連他的父母也無法明白他的話語. 他何常極力解釋他自己的感受; 可是, 他只能發出既痛苦, 又令人尷尬的聲音. 他一定心中想: 「巴不得我能說一次話, 我就可以把我靈裡的感受告訴人. 我會呼叫, 說: 「我既不是個傻瓜. 也不是受咒詛. 我更不是逃避神. 我只不過是感到困惑而已. 我有問題, 但沒有人能聽見. 」」


然而, 這心中充滿挫折感的人的心聲,主聽見了. 他內心難以表達的唉哼, 衪都一一明瞭. 聖經説, 我們的主體恤我的軟弱. 祂且感受這耳聾舌結的人的苦情.

2015年8月27日星期四

手語

有人帶那聾子來見主時, 主首先做了甚麼? 「耶穌領他離眾人, 到一邊去.」(可7:33) 主立刻知道這聾子要什麼. 他渴望親自得蒙觸摸, 即希望有他自己的經歷. 他無法以「他人」的經歷為滿足; 對他來說, 那經歷必須是真實的. 他希望主能開通他的耳朵, 解開他的舌頭. 而且, 這必須是他們倆人之間的事.

若你服事神多年了, 請問: 你不能回顧你自己曾經超自然的遇見主嗎? 衪摸著了你, 這是你知道的. 你沒有從其他人得著這經歷; 這並不是人家灌輸的, 因為你沒有聽過有人傳講這件事; 你親身經歷過主. 因此, 你對你與祂之間的關係滿有確據.

主知道那聾子需要這種相會的經歷, 所以衪用他的語言, 即手語對他說話. 「 就用指頭探他的耳朵, 吐唾沫抹他的舌頭.」(7:33)

你能想像那聾子有何感想嗎? 他一定心中想: 「祂既沒有懷疑我, 也沒有指責我. 衪精確的知道我的處境. 祂曉得我沒有棄絕衪. 衪知道我想聽見祂的聲音, 且直接對祂說話. 祂知道我存心讚美衪. 但是, 除非我神奇的被衪摸著, 否則, 我無法這樣做. 衪必須知道這是我的心願. 」

我們的救主必向我們尚未得救的親友同樣施慈愛. 衪不會令任何人出醜. 請試想, 衪如何忍耐和關心那來自大數的掃羅. 這人所共知的人命定要與主神奇的相遇. 主大可以在任何時間臨到他; 其實, 當司提反在眾人面前被丟石頭時, 衪大可以擊倒掃羅. 祂大可以令掃羅歸信他, 作為例證. 但是, 祂並沒有這樣做(參看徒9:1-19).

2015年8月26日星期三

他惟一的希望

那耳聋舌结的人得医治惟一的希望就是来见耶稣(可7:31-35). 他必须亲身与祂相会.

请注意, 这人并不像保罗以下所形容的: 「耳朵发癢…并且掩耳不听真道.」(提後4:3-4) 这人也不是「昏迷的心…耳朵不能听见.」(罗11:8) 他也不是使徒行传28:27以下所形容的: 「耳朵发沉, 眼睛闭著; 恐怕眼睛看见, 耳朵听见…」他更不像司提反被人丢石头时那些在场的人; 他们「摀著耳朵.」(徒7:57)

其实, 这人希望听见. 他切切的希望得蒙医治. 然而, 我们读到: 「有人带著一个耳聋舌结的人来见耶稣」(可7:32) 这人并没有自己去见主; 他必须被人带到祂那里. 他显然知道耶稣是谁, 以及祂能医治. 而且, 这人晓得如何透过手语或写字来表达他自己; 他也能自己出入. 然而, 他从未主动去见主; 「他们」必须带他.

究竟这节经文里的「他们」是谁呢? 我只能猜测他们是这人的亲人或挚友; 他们关心他, 便带他去见主. 我相信这情景多多说及现今年轻人的景况. 他们不会主动去找主. 他们的父母, 朋友, 和教会家庭必须带领他们. 我们像聋子的父母一样, 也必须把儿女和亲友带到主跟前. 怎麽样呢? 透过每天存著信心的祷告.

我们的儿女和亲友得听真理只有一个希望,就是个人遇见主. 「(他们) 求祂按手在他身上.」(可7:32) 根据希腊文, 这里的求是指恳求, 祷告. 这些父母求主説: 「主啊, 求你摸著我们的儿子, 按手在他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