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日星期四

「腓利一族」的事奉

凡是依照主的圣洁心而行事的信徒都可以得著「腓利一族」的事奉。

「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蹟,就同心合意的听从他的话;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著,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徒8:5-8)

腓利并不是一个上讲台的人,乃是个被圣灵充满的平信徒;他实在相信主复活生命的权能。他会到市集去,且到处期盼神蹟发生。除非每个肢体都变成被主耗 尽的腓利,即存著信心去赶鬼,且为著同事们祈求救恩和医治,否则,我们绝不会影响本城或其他城市的人。我们能够且要感动这邪恶城市的人!

多年前,普利茅斯弟兄会的运动在英国的普利茅斯开始了。这敬虔的团体在大街小巷传福音;他们对灵魂有何等样的负担!灵命复兴大大发生了;而且,主向 他们启示了祂在天上得荣耀的身份。然而,他们专心钻研有关基督,集中在他们敬拜的形式,便失去了对失丧灵魂的负担。他们分成了两组,即公开和关闭的弟兄 会。关闭的弟兄会至终除了透过邀请以外,不容许外人来参加他们的团契。如今这运动所剩下的只是Darby、Stoney、Mackintosh和 Raven的伟大著作;他们都奇妙的教导有关主和圣洁的心。然而,属灵优越主义潜进来了,对灵魂的热忱再也没有了。我们都需要既深切,又纯正的真道,以及 对失丧灵魂的热心。

我们若不遵行主的命令去传福音,就会变得自我中心,只顾自己的困难。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

2014年10月1日星期三

默不作声的见證人?

保罗传扬有关那带著复活大能的耶稣君王,从而激动了事情。「与…每日在市上所遇见的人辩论…传讲复活的道。」(徒17:17-18) 信徒最会隐藏他们的光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工作环境。本国许许多多的信徒都会坐在神家里,宣称自己热心爱主,然而他们上班时,却既畏缩,又以主为耻!

祷告读经,为人圣洁的信徒为何会在传扬主上胆小畏缩,默不作声呢?是因为我们没有像保罗一般,看见周遭的人一味膜拜偶时,心中受感动(参看徒17:16) 。我们不敢说:「但保罗是个传道。他奉召这样事奉!」我们大家都是主的使者,且奉命绝不把我们的光藏在斗底下。

那些雅典人就如同你现今的同事们,「都不顾别的事,只将新闻说说听听。」(徒17:21) 本国上下的人也是如此:你周遭的同事多半一味膜拜偶像,说长道短,跟从种种迷信的事情。

保罗并没有知难而退。他也没有因撒但辖制该城,而力不可支,因为他知道自己具备了隐密的兵器,即有关复活大能的福音!保罗并没有著眼在魔鬼的手段上,乃是集中在主的复活大能上!他不管人家说他「胡说八道」,传扬假道。

有人说你「胡说八道」吗?也许有人对你说过:「不要侵犯我的权益。不要把你的信仰强加在我的身上。不要勉强我像你一般相信!」这些讥诮都不能阻止保罗,因为他心中忧伤。他知道若自己没有为主而立场坚定,周遭的人就会死在罪中。

仅仅过著正当的生活或「给人一个好榜样」是不足的。因为我们以这惯语为藉口,已经太久了:「行动比话语更为响亮。」我们宣称自己活出祂的生命,默默 无言的作见證,但我们的见證必须包括传扬真道:「你守望之人的声音;他们扬起声来。」(赛52:8) 「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罗10:14)

2014年9月30日星期二

他们搅乱了天下

「那搅乱天下的也到这里来了。」(徒17:6) 谁的天下被搅乱了?就是那没有对主的王权郑重其事的宗教圈子。

有一位在纽约市的师母曾经对我说:「时代广场教会令城里几乎每一家灵恩教会都感到不安!这是你知道的,不是吗?」我并不知道。我并不晓得真有其事。 然而倘若如此,而这是因为本讲台心高气傲,或者,有人出去这样誇口,说这是惟一传扬真圣洁心的教会,我们就大错特错了。但是,如果牧师和会众都因我们传扬 了主绝不妥协的王权,而被「搅乱了」(也就是说,如果人们因某些教会没有显露他们的罪恶,给他们发出挑战,而离开了。或者,人们会变到更有主的样式,效法 祂纯洁的心而行事) ,我们就有正确的理由来令人感到不安!

我可以用神的道来给你保證,没有什麽比有人因著主的丰满而行事(也就是说,有人活出且传扬保罗有关圣洁心严厉的福音),更会摇撼或触怒死气沉沉,灵 里妥协的教会和牧师。这是个责备!你在每个教会里很少会找著保罗所认为「虔诚」的信徒。然而,你一旦像保罗说:「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腓 3:8) ,人们就会看你为滋事分子! 


「弟兄们随即在夜间打发保罗和西拉…」(徒17:10) 。撒但再次看似打胜仗;保罗和西拉必须在黑夜里偷偷的离开该城。请想像人们在接下来的安息日誇耀说:「那是个何等样的灵命复兴!他们来了又离开了,我们却 还在这里。人们就是不想听这种讲道!让我们跟随神,且再也不受这些鼓吹圣洁心的人搅扰吧!」然而,保罗和西拉令归信主的人把焦点从自己转到主的身上,以致 即使他们离开了,当地的肢体依然灵里兴旺。帖撒罗尼迦的教会受逼迫,信心刚强,以致他们能在全亚西亚大能的见證主。於是,他们令保罗心怀大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