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1日 星期一

奴僕的印記

詩人大衛說:「…你已開通我的耳朵(即穿耳)…」(參看詩40:6) 也許可以如此解讀:「你接納我為你的奴僕了。」這暗指著那風俗,有關主人替那不肯接受自由身的奴隸而穿耳(參看出21:6) 換言之,他說:「我的耳洞就是一個印記,說我終生且永遠是主的人。」你有否讓聖靈來開通你的耳朵?

這奴僕與眾不同,因為他承諾過要獻上自己所有的時間來服事主人。這生活形態絕無奧祕。這是以委身把上好的時間獻給主為開始,且在日常生活中將之實踐 出來!

這並沒有意味著,我們大家都該辭去自己的工作和職業來全職事奉。如今,太多人都冒味地出去,放棄養家的責任,為要「憑信心出去」而離鄉別井。然而, 他們卻偏離了神的旨意。更偉大的一件事就是保持原狀,把更多優質的時間獻給主。這是以主為一切的中心,以致家庭、工作、以及萬事都是以祂為主、主會變成我 們思想上的焦點,而我們則會親近祂,聆聽祂的聲音,遵行祂的命令。

這奴僕是個付出過於領受的人。在保羅而言,他可以說:「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這僕人在事奉上 所關心的,並不是獎賞或個人上的利益。他的報酬乃是他所歸給主人的榮耀與尊貴。那付上一生來事奉的真奴僕是主所特別印記的。你一定會認出這僕人,因為他身 上是帶著主人的印記的。

在這時代裡,這奴僕會有何印記呢?真道清楚顯示,這憂傷痛悔的靈會因人們對祂的主行了可憎之事而哀哭。我們的主人不會以錐穿耳,卻會以大錘來敲碎人 心。

「…神將那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盒子的人召來。耶和華對他說:「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畫記號在額 上。」(結9:3-4)

這奴僕另受的印記就是非人手所行的割禮。這是關乎與世界全然分離,而歸於基督。這是指離棄一切自造的計劃、策略、和夢想,以致主所關心的事和負擔都 變得極其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