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自甘為奴

「…奴僕明說:「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出21:5) 對這僕人而言,他毫無難處,別無選擇。他的決定毋庸置疑。他的主人就是他的整個世界,他且因永遠愛的契合而與他相連。他不可能離開他的主人或他的家。

這僕人的一生都是以愛他的主為中心。而且,正如保羅一般,他為要贏得主人,就看其餘一切為「糞土」。他就是這種人:只要別人能認識他主的愛,他寧可自己受咒詛。

對這僕人而言,親近主人比地上任何的福氣更有價值。當你能與那主人共享無盡的相交與契合,羊群、五穀、酒和油又何足計較呢?他心中對他滿了感情,他且表白說:「我愛我的主人,不願意自由出去。」

這僕人實在對我們說:「有主,就夠了!世上沒有什麼是值得讓他失去祂的同在感的。全地的富貴榮華也比不過一天與祂同在。在祂右手邊的福樂遠勝人所知 曉的任何快樂。認識祂,與祂同在,與祂同坐在屬天的境界裡比生命更好。服事衪,蒙祂引領,單單奉衪的命令而行就是最崇高的生活。

你會提醒我說,你是兒子,不是僕人嗎?那麼,我就會仁慈地提醒你,說主是聖子,祂「…不以自己與 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腓2:6-7) 祂大可以帶著全能君大能的身份而臨到,一一踐踏仇敵。然而,主卻定意帶著奴僕的身份而來,為著祂父神所關心的事而全然委身。

我們從出埃及記所讀到有關這自甘獻身的奴僕;他相信他自己一生只有一個使命,就是服事他的主人。他並不是為要得產業,雖然經上記著說:「僕人辦事聰 明,必管轄貽羞之子,又在眾子中同分產業。」(箴17:2) 因著愛,從早到晚,每時每刻,他順服的心都是輕而易舉的;他在生活上凡事甘心情願服事他的主。他單單被愛所驅使 – 既不是出於罪咎心,也不是出於責任感。難怪主可以說:「你若愛我,就必順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