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日 星期三

死了就有益處嗎?

保羅曾經這樣說:「…死了就有益處…」(腓1:21) 按照我們近代的屬靈詞彙,這種說法絕非典型。我們都已變得如此崇尚生命,以致我們很少會渴慕離世,與主同在。

保羅說:「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1:23) 然而,為要造就那些歸主的人,他寧可「停留在這軀殼裡」,或者像他所說:「活在肉身上」。

保羅是否在胡思亂想?他是否有心理病態,對死亡著迷了?保羅有否顯示他不敬重 神所賜的生命?絕不如比!保羅曾經過著至豐盛的生命。對他來說,生命乃是個恩賜;而他曾經好好將之利用來打那美好的仗。他已勝過了對「死亡毒鉤」的恐懼, 以致他可以說:「離世與主同在勝過停留在肉身上。」

凡在主裡去世的都是贏家;那些還留下來的才是輸者。死亡並非至終的醫治:復活才是!死亡是那必經之路,而有時候,那必經之路可以滿有痛苦。無論這些軀體會多麼受到痛楚與苦難的折磨,比起那擺在凡忍受必經之路的信徒面前,無法言諭的榮耀,這一切又何足計較。

任何有關死亡的信息都會煩擾人心。我們甚至想都不要想。我們會懷疑那些提及這方面的人是否有心理病態。我們偶而會談及天堂必定如何,但多半時候,我們對死亡這題目還是避而不談。

初期的信徒多麼不一樣!保羅曾經多多談及死亡。其實,新約聖經把我們從死裡復活指作我們「那蒙福的盼望」。但如今,死亡卻被認為是那打斷我們那些習 以為常的好日子的不速之客。我們如此以物質上的東西來充塞自己的生命,以致我們在生命上停滯不前。世界已以物質主義給我們設下網羅。我們對離開自己的華 屋、美物、和甜心兒這念頭,已經無法忍受。我們彷彿會這樣想:「如現離死就是太大的損失。我愛主,但我需要時間來享受自己的實業。我已結婚。我尚未試過自 己的牛。我需要更多時間。」

你有否注意,如今很少人會提及天堂,或有關撇下這老舊的世界?相反地,我們都受到要如何利用自己的信心來更多聚斂這信息所衝擊。這是對 神永恆旨何等幼稚的一個觀念!難怪有那麼多的信徒一想到死亡,就會害怕起來。事實上,我們對主的呼召,要我們離棄世界並其纏累,都大惑不解。祂呼籲我們要 離世到衪那裡去,離世而不為自己建功立碑,離世而不擔心要如何留芳百世。主並沒有留下甚麼自傳、事工總部、大學或聖經學院。除了餅和杯以外,祂並沒有留下 甚麼叫人記念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