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0日 星期六

因衪以仁慈待我而一心摆上 by Nicky Cruz

我自从把心献给主, 就知道自己没有什麽可献给衪. 许多人都比我更有才幹, 在讲台上更有口才, 善於辞令, 更懂得神学道理. 人们都能把更伟大的恩赐放在主的跟前. 然而, 我所献上的, 就是因祂以仁慈待我, 而全然给衪摆上的心! 我如此的爱主, 以致有时候自己会感到呕心沥血. 我的骨头也不足以含忍我对衪的倾慕之情. 我的词彙不能表达自己深深的敬拜心! 我爱主和对衪专注的心也是无法言谕的. 有时候, 我会因无法表达自己的爱意而痛哭失声!

我读到大卫的诗篇, 便心有同感. 我巴不得自己能像他一般, 流畅典雅的表达对神的感情. 我巴不得自己能像他一般写诗弹琴. 我不可以説自己像他一样才华超卓, 但却认为自己有他的心志. 我知道他的处境. 我能体恤他独自坐在既寒冷, 又黑暗的宫中, 渴望更简单的生活. 他渴望亲近神, 得恩惠.

因此, 神如此的爱他, 称他为合神心意的一个人.

你能想像更大的称许吗? 你能想像神能更有份量的论到一个人吗? 神爱大卫的心, 与他连结. 神和他极其亲密. 神与大卫相连, 不是因为他的外表, 行为或力量, 乃是因为他的心态. 他灵里爱神.

人怎能和我们的创造神有更高层面的相交呢? 人能比向衪倾心吐意更能亲近祂吗? 难道我们不渴望神这样对自己说吗: 「我爱你的心. 」?

__________

Nicky Cruz(历奇‧寇鲁士)既是一位国际知名的佈道家,又是一位多产的作者。1958年,他於纽约市遇见了大卫‧玮克森(David Wilkerson)牧师後,便离弃了暴力和罪案生活,且归信了主。玮克森牧师的著作十字架与弹簧刀(或作虎穴亡魂,The Cross and the Switchblade) 和他本人最畅销的著作逃都先後记载了他戏剧性的归主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