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震撼陰府的禱告

但以理書被寫成的時候,以色列已經被擄到巴比倫去。根據第六章,但以理經過了一生漫長的服事後,已經八十歲了。

但以理向來都恆切禱告。當時他年紀不小,卻從來沒有要在生命的節奏上緩慢下來。聖經並沒有提及但以理心神耗盡,或心中沮喪。相反地,但以理正在起步。聖經顯明,甚至當他到了八十歲,他的禱告還是能夠震撼陰府,觸怒魔鬼。

大利烏王把但以理提升到國中最高的官職。他成為了一位總長,與其他兩位總長一同治理120省份的總督。大利烏重用但以理,過於重用其他兩位總長;王派任他擬定政策,並教導所有朝廷官員和知識分子(參看但6:3)。

可見,但以理乃一位日理萬機的先知。我只能想像,這位大臣因忙碌的日程和那些耗時的會議,而身受重壓。但是,沒有一件事能令但以理放棄他的禱告時間;他從來沒有因過於忙碌,而疏於禱告。禱告還是他的中心職業,比其餘一切都更為重要。他一天三次從自己首長的責任、重擔、和使人勞累的事務中抽身出來,與 神親近。他實在從種種的活動中退下來而禱告。神果然回應了他。當但以理屈膝禱告時,他就得著了一切智慧、指示、信息、和豫言。

你也許會問 – 究竟什麼是那震撼陰府的禱告?這禱告乃發自那忠心慇懃的僕人;他看見國家和教會都深陷罪中。他便屈膝呼求說:「神啊,我不想有份於這情況。讓我在這邪惡的時代成為蒙你大能保守的一個例証。儘管沒有人祈求,我還是要禱告。」

過於忙碌,無暇禱告?你有沒有說:「我只好憑信心接受這情形。」?你或許對自己說:「神了解我的心;祂知道我多忙。我整天都在思想上向衪獻上禱告。」

我相信主希望能夠有優質,從容不迫的時間,與我們單獨親近。這樣,禱告就會成為一種愛和靈裡相交的行動,而不只是一段懇求的時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