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7日 星期二

醫治傷痛

「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現在卻遵守你的話。」(詩119:67)

我相信 神會醫治。我相信人有傷痛。我相信「神會醫治傷痛」。任何保守我,免得我誤入歧途的傷痛 – 使我在真道中進深 – 就是醫治。神在屬靈並肉體方面,最滿有恩典的醫治力量,可算是傷痛。

若說痛苦和折磨都是出於魔鬼,就等於說大衛被魔鬼驅使,要尋求 神的道。我曾大大受苦。我求 神拯求,且相信祂能徹底醫治。然而,當我繼續相信,我就繼續為目前的境況,並因此而被提醒自己實在多麼倚靠祂,而感恩。我可以像大衛一般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詩119:71)

我們不要鄙視痛苦和折磨,彷彿這些都是從魔鬼而來的。這樣的重擔會產生滿有信心與洞察力的偉人。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 神…」(彼前5:7)

保羅談及那些壓在他身上的教會「負擔」(參看林後11:28)。每一家新生的教會就是他肩頭上的另一個負擔。成長、拓展、「放長繩子」,總是關乎負擔。神所使用的人必須有寬大的肩頭。他不敢因無數的負擔與難題,面對挑戰,就退縮。每一個神領我所作出的信心跨步,都帶來許許多多新的負擔和困難。神曉得祂能把多少負擔交託給我們。衪並不是要在健康或精力方面把我們弄垮;只是因為心甘情願的工人很少,而莊稼又是如此的大。祂把負擔從那些不肯承當的人身上挪去,而將之賜給那些不害怕的人,作為恩賜。務要忘卻你所背負的重擔 – 難道我們不能將之全然卸給衪嗎?

每一個新的祝福都是與一些負擔緊緊相連,不可分割的。直等到你學會在生活中承受負擔,你才會活在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