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1日 星期三

這一切有何意義?

當禱告未蒙回應時,究竟有何意義?這是否當痛苦持續,而神彷彿一無所行來回應我們的信心的時候?在這種時候,神必前所沒有,更深深 地愛我們。根據聖經,「主所愛的,衪必管教。」出於愛心的管教比信心上的每個行動、每個禱告、每個應許更為優先。我所認為是傷害我的大可以是出於衪的愛 心。衪大可以溫柔地以手來打我,好除去我既頑梗,又驕傲的心。

我們都對自己的信心滿有確據。我們會著重自己禱告上的能力,過於著重支取衪的能力。我們都希望瞭解神,好對衪瞭如指掌。當所發生的事情與我們對神的觀念背道而馳時,我們都不希望因此而驚訝,或大惑不解。我們都會這樣說:「這不可能是出於神的;衪不會這樣動工。」

我們都如此忙於為神工作,以致我們都忘記衪正試圖在我們身上動工。今生就是如此:神在我們身上動工,試圖把我們重新造成榮耀的器皿。我們都要為改變 事情而如此忙於禱告,以致我們都鮮有時間去讓禱告來改變我們自己。神並沒有把禱告與信心放在我們手中,彷彿它們是一批特選的「專家」可學習用以強求神的兩 件祕密工具。神說過祂樂意賜予,過於我們願意接受。我們為什麼把禱告與信心用作「鑰匙」或工具來打開那從未被鎖起來的!

因著禱告而得益處的,並不是神,乃是我們。因信心而受益的,並不是神,乃是我們。神並不是在永恆裡作弄人的。祂並沒有給人許多難解的謎,彷彿說:「通達的才能得獎。」

我們都在禱告與信心這件事上弄錯了;我們竟然有膽量,以為神是那一一滿足我們個人上心願的「神仙」。我們以為信心是強迫神成就衪應許的一個方法。我 們以為神會因我們這樣努力而喜悅:強迫祂,而喊著說:「你無法背乎你自己的應許。我要得著那將會臨到我的。你受你自己的道所約束。你必須將之成就,否則, 你的道就並不真實。」

因此,我們都錯失了禱告與信心的真正意義。我們只會把神看作那賜予者,而我們則是受益人。然而,禱告與信心乃是我們藉此變得向神擺上的途徑。我們要將之使用,不是為要從神得著什麼,乃是要藉此把祂所喜悅的獻給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