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6日 星期五

生命並非在軀殼裡

我們這些必死的身體只不過是軀殼而已;生命並不在其中。這軀殼並不會長存,乃是個短暫的拘禁,把那越發成長,越發成熟的生命力量隱蔽起來。這軀殼會暫時保存其中的生命。比起它所要穿上的永恆生命,這軀殼是人造的。

每一位真信徒都得著了永恆的生命。這生命有如種子一般,被栽種在我們必死的身體裡,不斷成熟。這生命會透過一個過程,在我們裡面越發成長擴大。而 且,這生命至終必須從那軀殼中有所突破,才能變成一種新的生命。神在我們裡面那榮耀的生命會在那軀殼上發出壓力;復活的生命一旦成熟,那軀殼就會破裂。那 人造的禁錮破裂了;正如一隻初生的小雞一般,靈魂就會脫離那拘禁它的。讚美主!

死亡只不過相等於那脆弱的軀殼破裂了。我們的主必在一個精確的時刻決定我們的軀殼已完成其功用。神的百姓也必須離棄他們自己既老舊,又敗壞的身體, 而歸回塵土(他們原先都是從這而來的)。誰會想到要拾起那軀殼的碎片,而強迫那新生的小雞回到其原來的狀況?而且,誰會想到要求一位自己所愛,卻已離世的 人去放棄他那已得榮耀,照著主的形像被造的新身體,而回到那他已突破,不斷衰殘的軀殼去?

保羅說得對:「死了就有益處!」(腓1:21) 按照我們近代的屬靈詞彙,這種說法絕對是格格不入。我們都變得如此崇拜生命,以致我們都不大渴望離世,與主同在。

保羅說過:「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1:23) 然而,為要造就那些初信的,他認為他還是要「留在軀殼裡」,或正如他所說:「在肉身活著」。

保羅有病態嗎?他不健康地對死亡著迷嗎?保羅不敬重神所賜的生命嗎?絕不如此!保羅過著了最豐盛的生命。對他來說,生命乃是個恩賜;而他將之好好利用來打了那美好的仗。他勝過了「死亡毒鉤」所帶來的恐懼心,且當時能夠說:「離世與主同在比在肉身活著更美」。